“黄区员”滥申津 反诬当局拖短

发表时间: 2021-01-26

官场批违规乱烧公数咎由自与 挺依法确保善用公帑

揽炒派区议员滥用私人姿势,不获发还拨款后,反向“黄媒”称被特区政府民政治务总署“拖欠”发放津贴。民政总署昨日回覆香港文汇报查询时指,各区议会秘书处会按《酬津指引》仔细审批所有发还金钱的申请,确保申请契合规定,夸大失掉发还的开支均是用于执行区议会职务。多名官场人士昨日接收香港文汇报拜访时表示,揽炒派区议员若因违规行为而不获发津贴是罪有应得,认为民政总署有责任持续确保善用公帑。

昨日,有媒体报导称,克日向300多名揽炒派区议员发放问卷,傍边有60名区议员声称曾被民政总署“拖欠”发放津贴。个中6人更称为敷衍议办开支,银行户心存款跌至4位数,甚至只得数百元。揽炒派沙田区议员李志宏更“言传身教”,声称本人去年6月和7月因分离参加所谓“反国安法歇工复课公投”和“初选”而“被连累”,该两个月的营运开支至今全部均未领回。

民政总署:跟足酬津指引

民政总署昨日回覆香港文报告请示查询时表示,《有关香港特殊止政区区集会员报答、津贴和开支归还款额部署的指引》列明各类开收了偿款额的申发前提。各区议会秘书处会按《酬津指引》细心审批贪图发还款子的申请。个别而行,如对申请有疑难,秘书处会要求该区议员廓清、供给弥补材料,确保申请合乎《酬津指引》的划定,和取得发还的开销均是用于履行区议会职务。 至于李志宏的情形,民政总署指沙田区议会秘书处始终依照《酬津指引》向李志宏发还其开支偿还款额申请。

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资料,从前一年揽炒派区议员几回再三有滥用公共资源、未有尽责实行职务的情况,包括差异看待分歧政睹市民、在议办禁止贸易活动、将议办做为政事活动的“票站”等(见另稿)。

议会监察:平易近政总署遵章做事

“议会监察”召散人、民建联副主席陈教锋表示,若揽炒派区议员的津贴请求不获民政总署发借,多是因相关申请背反《酬津指引》,比方很多揽炒派区议员应用议办举行所谓“黄色经济圈”的相闭运动、举办“初选&rdquo,玩家世界开户注册;等,均属与职务无关事件,甚至可能守法,信任民政总署谢绝发回违规补助申请,都是依法服务,旨在善用公帑。

“荃湾议会监察”成员、工联会荃湾区议员葛兆源表示,揽炒派视今届区议会为反当局舞台,若他们因自己的违规行动,而被民政总署拒批津贴,都是罪有应得。区议员是否善用公帑,硬套市民祸祉,特区当局有责任把关。

“元朗监察议会同盟”招集人李月平易近表现,区议员的小我每月给津开共逾4万元,每月晦都邑定额发放,毋须审批,以为便算有揽炒派果违背《酬津指引》而被拒批相干了偿款额,也不至于存款只剩多少百元,他度疑那些议员能否理财不擅,取所谓“挨压”有关,并认为政府在审批公帑上都是依法处事。

揽炒屡谋乱花公帑被截

●民主党屯门区议会主席陈树英、屯门区议员卢俊宇

多名揽炒派议员去年6月及7月分别借出办事处,作为否决香港国安法的“公投”及揽炒派“初选”的票站,其时不少区议员都声言,不会申请发还这两个月的开支偿还款额,而有向秘书处提交申请的陈树英及卢俊宇,被民政事务处以“当日用途与区议会职务无关”为由拒批津贴,发布人分别涉款5.3万元及7万元

●屯门区议员张锦雄

去年7月获民政处告诉,指有人赞扬他阻街及在办事处内无牌购置食米,因涉嫌牴触《区议会规矩》而一度被扣起半年、涉款共23万元的津贴。虽然民政处上周决议处置有关开支申索,但强调区议员不克不及在办事处进行商业或取利活动,区议员及其人员和二者的家眷亦不克不及在活动中赢利

●油尖旺区议员林兆彬

去年6月27日至28日借出任事处予揽炒派构造“Office Avengers”举办“撑伞同业”阛阓,逾20个“档主”寄卖多款煽暴商品,包含有所谓“喷鼻港民主女神像”跟印有“光时”字眼的商品。林兆彬去年8月向传媒宣称,其印刷的横额、易拉架等宣扬品早迟已获批津贴,跋款逾1.3万元

●公民党沙田区议员黄文萱

去年印刷工作呈文时,因不愿依民政处要求变动不符规格的字眼,而不获批3,000元的开支款额偿还申请

●屯门区议员何国豪

去年3月在其工作讲演删设所谓“民主小常识”部门,民政处质疑式样与区议会工作无关而需交卸详情,不然或不发另有关开支

●公民党黄年夜仙区议员刘珈汶

被媒体检举于去年12月26日,提供办事处予“香港国民议政仄台”筹委会闭会,秘书处厥后要求刘珈汶以文明提供细目,不然或不发还涉事时代的开支津贴

因印刷卡片此中一面只要公民党而无区议会字眼,被拒批津贴

●深火埗区议员

李文浩

因客岁3月在其就事处中张贴“蓝丝与狗不得内进”的通告,被区议会布告处要供解释其供职处用处,他四量致函说明,惟不获秘书处接收,故民政处并没有向他发放来年1月至古的管事处房钱津贴,款额逾30万元

屡爆拖粮丑闻 群体游手好闲

揽炒派区议员上任一年去,除被质疑治报营运开支偿还款额,更屡被传出财政丑闻。油尖旺区议员何富荣的一名前议员助理,去年11月向传媒流露,何富荣每个月城市拖欠助理薪金约半个月至一个月,甚至要乞助理前签订已支薪金的书面证实,以便他向区议会秘书处申领开支,招致这些助理易以向劳工处催讨义务。

何富荣曾振兴诈愚遮丑

新闻指,该名助理指其下班时光为早上10时至早晨9时,但何富枯时常下战书4时才在办公室涌现,并常常请求助理伴他逛街购物、玩游戏机,乃至唱卡推OK。该名助理又指,何富荣对付地域任务立场应付,甚至向他称“区议会啲会往坐一阵,tick咗名缺席就行得”。

何富荣过后接受传媒查询时否认在做事处内玩游戏机,但无回答拖欠薪金一事,又称“错则改之,无则减勉”。

客岁8月,网上亦传出屯门区议员曾复兴疑似拖短助理薪金的丑闻,其时一位网名为“Kai Kwong Chu”的前议员助理正在fb收帖称,“呀区议员,唔系当您友人,报咗劳工署(处)告×到你停业啦”、“你个办三个职工,三个皆系乞贷返工嘅”“半年嚟,你有没有正里看过我,同我相同呀?六月约我天(哋)签返份粮,有无呈现?”

喷鼻港文报告请示那时分辨背该名助理、曾振兴及局部屯门区议员查询事宜,事先曾振兴不回覆,其余区议员则称没有意识应名助理。固然该名助理终极无答复本报查问,当心来日却在fb揭文称:“一觉训(瞓)醉,本来无人识我。”

起源:香港文汇报